梦悦-水瓶座

学生党灿白粉

摘自《娱乐圈,无神》灿白版

他似乎又回到了十七年前的那个下午,还是米国最炎热的天气,那个自持清高的清秀青年毫不留情地在大街上让自己出糗,不给自己一点面子。  又或者,是在那个黑暗阴湿的小巷子里,他一把拿起地上的砖头将对方砸得头破血流,瞬间晕了过去。  又或者,是他用力地捂住了那个人的口鼻,眼睁睁地看着他窒息而死。  这一切的一切,都在最后化为了一朵最邪恶美丽的罂粟花,从一开始就破芽而生,栽进了他的心里。 

评论